欢迎光临 挥雨@地平线
日志首页 | 行万里路 | 读万卷书 | 英伦足迹 | 通讯视野 | 栖息之乐 | 生活随笔 | 站长自述
用户登陆
用户:
密码:
 

站点日历
73 2006 - 8 48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站点统计


日志搜索

 标题   内容

新疆喀什——美食攻略 2002腊月川藏行日记(2)——康定侃价记
未知 2002腊月川藏行日记(1)——出发   [ 日期:2004-12-27 ]   [ 来自:本站原创 ]
“好的心情,好的心态和思维方式会带来好的运气。”

  决定上路也就是出发前几个星期的事情,原因也很简单,在井底呆久了就该离开熟悉的环境出去走走了。而且以我的工作,也只有春节前老板会批准我比较长的假期。去哪里呢?人多的地方我不愿意,春运可是到处都是人啊,我的鼠标在中国地图上扫来扫去,还是留连在那青藏高原。 
  青藏路、阿里(新藏路)、樟木(中尼公路)、中甸(滇藏路)、甘孜昌都(川藏路北线)我都去过了,好吧,剩下川藏路南线就这次去吧。川藏路是里程最长的入藏公路,由于经过众多的大山大江而沿途风景、气候与人文千变万化精彩纷呈,路途的艰辛无疑也是吸引我的地方。

  所以川藏路一直让我心神驰往,98年7月第一次去西藏本来就计划从川藏路入藏的,做了不少功课,但由于当年6月开始川藏路的大雨就一直下个不停,只好从青藏路入藏,并把行程重点从川藏路改为阿里。

  一年半后,2000年1月的我正在做去四姑娘山的计划,不小心在新浪驴坛上看到一条极短的帖子,说川藏路冬季也可以走得通云云,一下子煽起了我无穷的欲望,出发前的几天临时决定改去川藏路北线,因为快过年了路上行车稀少,班车也在过年前一个多星期就停开了,一路上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我还是混进了西藏到了昌都,但剩下到拉萨还有一半的路程再也混不下去了,因为什么顺风车都没有了,于是又混上了昌都帮达机场飞往成都的班机,这是春节停航前的倒数第二班航班,回成都后转飞广州。

  那么这次就把上次没走完的路走完,当然四川境内就走川藏南线吧。然而我选择的季节确实不大好,严寒、大雪封山使本来就不便的交通有着许多的未知因素,还有传说中的雪崩更是让人却步。当我把我的腊月川藏行的计划贴在网上时,广州驴坛和新浪驴坛的网友都不约而同的提及1996年的那次然乌大雪崩,一下子埋了川藏路上因冰雪缓慢行驶的20辆车500多人,56人当场遇难。青争网友向我转述然乌兵站的战士说冬季雪崩的可怖比夏季泥石流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外我遍查网上也找不到太多的关于冬季走川藏路的资料,甚至冬季去西藏的资料也不多,旅行手册一般都说青藏高原的冬季气候严寒氧气含量更少,大雪封山会使旅行者寸步难行。是的,夏天去西藏都要带羽绒衣更何况冬天?我在QQ上找了一些西藏的网友,他们几乎大部分都对冬季川藏路是否能走得通表示怀疑:“今年都已经下了好几场大雪呀,有些山口不一定可以过得来哟。”在天气在线网站上查到的信息在我们这些南方人看来也很可怕,沿途有些地方的最低温度为零下二十多度,呵呵,广州可从来没有零度以下的温度纪录的。

  还有治安问题,川藏公路除了路况险恶外,有些路段的土匪出没也是很出名的,如南线的海子山、北线的甘孜等。记得2000年走川藏北线,留宿康定,和前台服务员聊,一个大概未满二十的小姑娘,听说我准备一个人去甘孜,说甘孜土匪多且凶,大白天就在街上抢东西,建议我最好带些防身的东西。我忙问带什么防身的东西?小姑娘很自然地轻描淡写地说手枪啊刀啊什么的。我当场作晕倒状倒在柜台上,天啊,我在黑社会电影里才得一见的事物在一寻常小姑娘嘴里说出来也是很寻常的事物,这治安状况也可想而知。

  不过我这愣小伙听完了也就心里想着我要是带上这些防身的东西可能反而还害了自己,土匪可能对我更加凶狠。自己也算是闯荡江湖多年了反正心里多N个心眼小心行事,真遇上了土匪就含笑忍辱负重要命不要钱,土匪得了钱一般也不愿意杀旅行者后续麻烦事会很多的,于是第二天还是去了,在县政府招待所住下后本想去公安局挂个号后来也懒得折腾,再后来也算我运气好碰上的尽是好人给了我许多不计回报的帮助。所以我得出的结论是,治安是不好,但世上好人还是多,善于寻求帮助和尽可能减少坏人坏事接近你的机会,治安问题就不会成为自助旅行者裹足不前的理由。

  关于严寒,我倒不大担心,防寒内衣、抓毛绒、羽绒衣、风衣,在这户外活动服装的三层结构理论指导下穿着,抵挡零下二十来度的温度没问题,另外头部、耳部、手脚的保暖很重要,就不赘述了。

  至于雪崩,一般容易发生在冬末初春气温回升冰雪刚刚开始融化的时候,然乌大雪崩是发生在3月24日,现在还算是腊月隆冬发生的可能性不大。

  那么剩下的关键问题就是:川藏公路到底通不通?沿途有没有哪个四五千米的山口由于大雪封山过不去?还有就是我最担心的车的问题,进了西藏境内就没有班车了,只有搭顺风车。冬季川藏路上的车本来就少,快过年了就更少,上次就是因为快过年了没有顺风车而中途折返的。

  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按计划上路,所有的问题等我上路了再走着瞧吧。我相信做选择和做决定是重要的,但并不是最重要的,毕竟在大多数情况下不是所有必要信息都可以在做选择的时候就可以获取,然后又能分析得透彻清楚的,上路了就能收集到更多的信息。所以只要大的方向没有错,选择一条路上路后怎么走会更重要。更何况旅行的收获本来就是过程的体验,能不能或者是不是按计划走也不是必须的,我只是想做好尽可能的准备然后就去经历那一段时光。有可能可以到拉萨,或者只能在西藏的某个小镇过年,或者就一直呆在川西康巴地区,我都觉得没有问题。

  于是当我想了很多办法,上网查资料、找当地的网友,但对以上的问题都没有确切的说法后,我就没有再为这些问题担心了,本来还打算打电话到沿途的汽车站或者是交通局之类的部门询问情况也没有打,走之前要交接和处理的工作本来就忙得不可开交,一切等上了路再说吧。

  出发前一个星期正好去北京出差,约了红权在“行摄匆匆”,畅谈了整晚,作为一个登山运动员帮我消除了雪崩问题的疑惑,又请教了一些装备上的问题。话题当然不仅限于旅行,还谈及工作生活等等,人生就是一段旅程嘛。回到广州,又互通了一次Email,红权的一些话我深以为然:“前路坎坷,往前走总是会有希望的,只有勇于尝试,才能有原来没有的感觉。”还有一句话我也会带上路的:“好的心情,好的心态和思维方式会带来好的运气。”好运气是不会眷恋怨天尤人的人。

2002年1月26日 广州-成都-雅安 阴,偶有小雨

  天蒙蒙亮,我和月明各自背上大背囊,怀里再抱一个小背囊,一起走出家门。清晨的空气格外的清新,小区里静悄悄的,今天是周六,大家都在睡懒觉呢。算一算其实自己昨晚也就睡了三个小时,不过当大背囊上肩准备上路,没有困意,有的是一点兴奋和期待。

  托运行李时称了一下我们的背囊,我的是19.5公斤,月明的是14.5公斤。中午顺利飞抵成都,准备不在成都停留了直接就去雅安,有魏Q在那里等我们。在飞机上才好好的翻看了一下《藏羚羊-西藏》,感觉上内容还不错,有不少我们需要的信息,欣赏封底的一段话:对所有的年轻人而言,拓展生命空间,增长见识,学习对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生存状态和价值观的关爱和欣赏都是我们成长过程中的真义所在,因此旅行就成为必然。

  成都和雅安的天都是灰蒙蒙的,今天留下最深的印象还是吃的两顿饭,中午时在成都吃的火锅,都说无知是最大的勇敢,不善麻辣的我们不知深浅地点了牛油红锅,初抵异乡,月明的兴致很好胃口也很好,一口气点了九尺鹅肠鹅心片鹅菌花冬瓜平菇大白菜苕粉木耳海带,刚开始吃还有点渐入佳境的感觉,后来就开始麻辣得头顶冒烟舌头发大了,再后来喝啤酒也不顶事,终于败下阵来,说什么也吃不下去了,但锅里、桌上还有不少菜呢,只好麻烦服务员把大白菜用白水烫了给我们吃点不麻不辣的叶子。

  晚餐魏Q带我们去他至爱的西城饭店吃棒棒鸡,确实名不虚传,那棒棒鸡的调料配得很香。月明则很喜欢豆腐和鲜鱼做成的红汤。

  雅安是第二次来了,和两年前比感觉变化并不大。买了明天去康定的车票后,两人便在城里瞎逛,三转两转转进了一个农贸市场,月明和我都很兴奋,我们都喜欢在外地逛市场,市场是很平民化的地方,充满了生活气息,因为老百姓每天都要为了三餐来到这里。月明喜欢吃青菜,所以特别喜欢看的是各式的蔬菜,一般都会感叹为什么广州买不到这样水灵灵的蔬菜,还有一些广州没有的或长得不一样的蔬菜也会很感兴趣,少见多怪嘛。这次我们发现这里的红萝卜特别的可爱,颜色和广州的不一样,红得发紫,又有点晶莹通透的,很诱人。想买两个尝尝,于是问价钱,卖菜的老奶奶说5角两斤,月明问可不可以只买两个,老奶奶一时间反映不过来,可能是头一遭遇上这样的客户,我连忙摸出两角零钱,说:就两角吧。月明挑了两个最可爱的,我把两角钱递给老奶奶,老奶奶收了钱,感情觉得我们亏了,硬是要多给一个萝卜,我们笑着收下了。

  晚上和魏Q家里人天南地北的侃,也很开心。睡前洗了个痛快的热水澡,明天出了雅安下一次澡什么时候洗就不好说了。


版权所有,转贴请注明作者出处。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05-10-10 06:41 AM 编辑]
引用通告地址 (5):
复制引用地址http://www.freeyu.com/trackback.asp?tbID=11
复制引用地址http://www.freeyu.com/trackback.asp?tbID=11&CP;=GBK
Powered by © 2003-04 , Processed in 0.046875 second(s) , 8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