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挥雨@地平线
日志首页 | 行万里路 | 读万卷书 | 英伦足迹 | 通讯视野 | 栖息之乐 | 生活随笔 | 站长自述
用户登陆
用户:
密码:
 

站点日历
73 2006 - 8 48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站点统计


日志搜索

 标题   内容

湖南双牌县失学儿童助学核查手记(四)一个清秀的男孩 《海德格尔哲学概论》读书笔记
未知 湖南双牌县失学儿童助学核查手记(五)教育别人也是教育自己   [ 日期:2005-02-01 ]   [ 来自: ]
      教育别人也就是在教育自己啊。不想让自己堕落的话,就去从事高尚的事业。

(五)

  调查的顺利进行,以及王富的品学兼优,让我们感觉这一趟没有白来,今晚还要在王富家留宿,我们也希望能和王富有更多的交流。大厅的地板是凹凸不平的泥土地,我就问有没有比较平整地板的房间,王富开始说让我们睡床,在我们坚持下带我们来到卧室旁的储物室,木地板,有2X2米左右的空地,正合我们的要求。拿出热心慷慨的Bonnie借给我们的漂亮地席铺上,一张大床就有了。

  为了不给王富家添麻烦,而坚定流还带了一些干粮,我们跟王父说我们已经吃过了晚饭了。然而王父坚决地说一定要吃饭,并说给我们洗澡的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山里的水太凉我们不一定受得了,先洗澡再吃饭。一天下来,我俩确实有点又累又饿了,也不愿拂了人家的心意,于是就范。

  王富已经把两大桶温水提到小木楼外的走廊上,房门透出的灯光正好把黑暗中的走廊一分为二,我和坚定流既可以隐身于各自的黑暗中,也可以稍稍借光分辨事物。站在小木楼外的走廊,我们赤身裸体地面对着山谷和大自然,凉风轻拂,树木竹林影影绰绰,有不少萤火虫提着灯笼在飞舞,无数虫儿在嘶鸣,今晚没有月亮使星空显得额外的璀璨。此情此景,我让毛巾中的温水从头顶缓缓流下,只觉得全身心的放松和舒畅。

  洗完澡,来到厨房,王富正在烧菜,豆角炒瘦肉,灶头上放着一大碗辣椒粉,问我们是否能吃辣,我说可以,王富犹豫了一下还是只下了一点。晚餐就这一个菜,用两个大碗满满盛着。王父拿出半瓶国公酒,一定要我们一起喝一杯。豆角是自己种的,很甜;猪肉也是本地的,很新鲜很香。这味道是城市里工业化生产出来的蔬菜和猪肉无法比拟的。王父一直不大说话,期间突然略带笑意地问我们是否吃狗肉,我心里一惊连忙断然拒绝:“不吃,我们不吃狗肉的。”要是为了我们把家里的狗杀了,我们可承受不起。

  晚餐后,我俩和王富继续聊天,这时我发现自己不知说什么好,对小学教育了解甚少,对现在这个年纪的孩子的思想和世界也了解甚少。坚定流很喜欢王富的纯朴,然而担心王富走出山里去了县城读中学后,会受到外界的不良影响,于是他尝试告诉王富要保持自己对学习的兴趣,和学习好的同学交朋友,不要看到别人不学习还有钱花就受影响,要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标等等。

  我接过话头问王富:“你想不想读大学?”
  “想!”
  “那你要记着大哥哥的话,你和别人不一样!别人也许读完初中或者高中就不读了,去工作去赚钱了,而你还要读大学,学到更多的本事做更大的事情!”
  王富的眼光里闪烁着激动,于是我们击掌相约六年后在广州的大学再见。

  坚定流回头用广州话感慨地跟我说了一句:“其实,教育别人也就是在教育自己啊。”这句话让我颇受触动,其实这次参加义工活动本身就是自己受教育的过程。不想让自己堕落的话,就去从事高尚的事业。

  下来为了让王富说得多一些,更多的是让王富谈他的学习,他告诉我们学校的师资不太好,所以家境好的孩子都送到外面读书;留在山里学校的孩子很多都不好好读书,他们班上只有七个同学是愿意读书的;上课的纪律特别差,学生的声音比老师的要大,老师也管不住;自己有时也要很用心才能看得进书。我们听着心里黯然,农村教育的发展还要走多远的路啊。不过,悲观是没有出路的,尽我们的能力去做点实际的事情才有意义。这也是我欣赏希望之光低调务实的理念之所在。

  王富很喜欢数学,我也是,然而我对小学数学的状况所知甚少,于是教他背圆周率:“山巅一寺一壶酒。。。”,王富第一次听这首诗,觉得把枯燥的圆周率很容易的记下来了很有意思。我找出纸笔,工整地抄下整首诗和22位圆周率,王富捧在手里,背了两次就背了下来,大家都很高兴。我鼓励他继续把数学学好,以后学得越多还有更多有意思的东西。坚定流也提醒王富既要保持自己的兴趣,也不要偏科,每一门基础课都要学好。王富听着频频点头。

  不知不觉已经快11点了,山里还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一般晚上8点多就睡了。而我们明早也要一早起来去和楚楚、孔乙己他们会合,于是互道晚安各自休息。躺下后,我和坚定流还是有很多话聊,从跟王富谈话的体会,到核查工作的探讨,感觉因为有比较多的时间和王富交流,效果比之前的核查好很多,了解的情况也会深入很多。还有听坚定流讲登大姑娘山和去稻城的旅途轶事,分享彼此对旅行和生活的感受。其实人生就是一段旅程,我们每一天都在往前走,去看更多的风景和经历更多的事情从而积累更多的体验。

  第二天清晨6点多我们就起来了,我在门前的空地活动筋骨、做俯卧撑,起来时发现台阶上有几滴暗红色的血迹,心里格登一下,一定是杀鸡了。跑去厨房,正在烧豆角炒鸡块,饭已经做好了。山里人就是这样的,他们不懂得跟你说肉麻的话,只会尽其所能用行动来表达心意。而我们城里人,包括很多时候的我自己,恰恰相反。
  早饭后,和两父子照了一些照片,包括王富的奖状,这对于捐助人来说是最好的礼物。

  与王富一家挥手惜别,我们希望能赶在楚楚他们进山之前和他们会合,不过一阵冲锋赶到公路边后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等到拥挤的班车,我们错过了最早的一班车。赶到约定的地点时,他们已经进山了,路旁的当地人告诉我们他们五人分成两组分别去两个村,其中楚楚、孔乙己、Nancy三人要走的路程最远,来回20公里,还要走访三户人家,于是我们打算追上他们。走了4公里左右后的一个山头上,微弱的手机信号让我接到流星雨的电话,他们何家洞的大队已经完成任务回到永江了,电话就断了。当地村民告诉前面走访的三个人家在一条线上,那么我们即使追上楚楚也帮不上忙,徒增人手而已,人太多还会影响交流,而且再往前走就没有手机信号了,权衡之下,我俩还是走回公路,先和大部队会合。

  中午,和大部队会合后饱餐了一顿,楚楚三人在孩子家被盛情挽留吃了午饭才出来。我们这次的任务全部完成了。一行五车回到县城洗车、稍做休整,就踏上了回广州的路。一路上切大队又让我们见识了一番车队的团队力量,尤其在清连一级烂路,黑暗中,在头车的带领和对讲机的指挥下,游走于各色重型车辆与公路上的各种坑洼之间,胜似凌波微步。

  回到广州已经是凌晨一点,车队又分头走不同的路线把各人送到家附近或方便回家的地点。明天是周一,大家都还要上班。

(完)

版权所有,转贴请注明出处。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06-04-16 03:46 PM 编辑]
引用通告地址 (5):
复制引用地址http://www.freeyu.com/trackback.asp?tbID=32
复制引用地址http://www.freeyu.com/trackback.asp?tbID=32&CP;=GBK
Powered by © 2003-04 , Processed in 0.079102 second(s) , 8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