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雨@地平线

我有我心底故事,亲手写上每段得失乐与悲与梦儿

« 【地平线阅读】《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抗灾指挥:心要热、头要冷今晚听驴友的《印度》专题讲座 »

2002腊月川藏行日记(5)——车陷然乌沟

2002年腊月行之——车陷然乌沟
 

极少旅行者会在冬天从路进,因为路本来就难走,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和大雪封山使这条路上更是车少人稀。20021月,这个寒冬腊月我和妻子月明两人从出了成都直到拉萨都没有见到一个游客。四境内还有班车,进入西后就只有顺风车了。由于临近春节,大部分的车都是出的汉人,进的车很少,所以顺风车也很少。我俩并不介意是否最后能抵达拉萨,只想去体验冬日的路,所以也乐意上路去碰运气。

 

从四巴塘到入后的第一个县城芒康,是和其他几个去拉萨的胞一起包了一辆小面的,幸运的是,刚到芒康就有一班私营的班车往昌都,把我们带到了第二站左贡。抵达左贡,我们入住一个旅馆,有停车场、餐馆,有点类似汽车旅馆,来往的车辆都在这里过夜或吃饭,这正是我们等顺风车的好地方。跟旅馆老板交代了我们下一站是然乌,他便会帮我们留意过路的车辆。路上的这种旅馆是信息的集散地,老板一般都对附近路面最近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由于价格便宜,还有免费增值信息服务,所以司机也爱住这样的旅馆,而来住店吃饭司机本身也就是信息源。

 

这不,半夜12点多,老板掌着灯来敲门了,说刚有一辆吉普车抵达,要往拉萨方向去,有空位,问我们是否有意。有顺风车已经很满足了,更何况是吉普车?连忙翻身下床,司机是汉族青年,带着十来岁的妹妹从成都赶回林芝自己工作的地方过年。车确实是吉普车,不过是从未听说过品牌的国产车,估计是组装的,看起来挺破,连车窗玻璃都摇不上去。司机一路从成都赶到这里没有休息,要睡一觉,而且车有故障,明早要起来修车后才能出发。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很开心,顺风车有了,再破也是吉普车啊,于是谈好了价钱就欢天喜地地回房间睡觉了。当时我们万万想不到正是这辆破车随后给我们带来这次路之旅最难忘的经历。

 

天亮了,吃过早餐,两人早早收拾好行李,等着车修好了出发,虽然路一路景色壮丽,但据称最美的旅程就在我们今天要踏上的旅程开始,从左贡到邦达再到美丽的然乌镇,攻略上说:"要翻越业拉山,极其惊险,以之字形曲折盘旋,共有72个拐弯,是线拐弯最多的路段。下了山沿怒江前进,两岸悬崖峭壁,面目峥嵘。沿途雪山、原始森林和田园风光交相辉映,景色宜人,数小时内横穿他念他翁山、怒江谷底、伯舒拉岭北端、帕隆布谷底,观赏高原夕阳美景"。我们能不期待吗?

 

修车的进展很慢,司机阿强开始说10点可以,后来不断推迟到11点、12点。这也不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于是两人搬了一张长凳在旅馆的院子中间晒太阳、看书、写日记,高原冬日的暖阳让我们跟老板养的那条乌黑的大狗一样懒洋洋的不想动弹。

 

直到中午12点,车终于修好了,我们总算可以上路了,从左贡到然乌281公里的路程,阿强说正常要走9小时,山路太多了。我掐指一算,翻过业拉山时正是傍晚时分,能看到高原夕阳美景,那么半夜抵达然乌也是可以接受的。

 

上路后,虽然窗外的风景一直在吸引着我,但还是感觉到不妙,因为车开得太慢了,阿强满怀歉意地解释了半天,总之,车子缺了一个部件,没彻底修好,开不快。于是当一辆拖拉机吞吞吐吐地缓慢地超过了我们这辆吉普车时,我们愉快地和对方招手,在西,一切皆有可能,而入乡随俗地去理解高原上发生的事情,旅途会快乐很多。

 

即使我们可以接受,但拖拉吉普车缓慢的车速仍然是个问题,首先高原夕阳美景是赶不上了,我们还没来得及翻过业拉山,太阳还很亮就落下了业拉山。那曲折的72弯,也没什么惊险,因为那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看不到怒江峡谷的风景,我们只看到眼前的路在不断地、乏味地、缓慢地转弯。

 

凌晨2点多,在八宿,我们草草吃了一顿宵夜,继续在黑暗中前行,寒风从破窗不断地往里灌。出发前在网上查到八宿的最低温度是零下26度。过了安久拉山口,公路一直在沿着峡谷里的河流边蜿蜒而去,峡谷不深但很狭窄,两侧都是悬崖峭壁,一路上峭壁上悬挂着无数的各种形态的冰挂,在夏季应该是从山顶流下来的水流和小瀑布。

 

这里就是路上著名的然乌沟,由于曾经发生惨烈的气候地质灾害又被称做"死人沟",最严重的一次是1996年的大雪崩,一下子埋了路上因冰雪缓慢行驶的20辆车500多人,56人当场遇难。出发前我做过功课,知道雪崩一般容易发生在冬末初春气温回升冰雪刚刚开始融化的时候,然乌大雪崩是发生在3月24日,现在还算是腊月隆冬发生的可能性不大。不过有不少水流漫过公路在路面上结成了厚厚的冰块,来往的车辆又在冰块上压出了两道深深的车辙。我们每次经过这些大冰块都很小心翼翼,冰很滑,走在车辙上会比较安全,但有的车辙很深,中间的冰块高高的隆起,很容易挂住底盘。虽然我们的车速堪比拖拉机,但毕竟是吉普车,底盘较高,基本上能过去。

 

但还是陷车了,严格的说,是驶过一个大冰块的车辙时被中间的冰块挂起来了,四个轮子悬空。此时是凌晨5点,在这个海拔超过四千米的死人沟里,气温在零下二十多度,呼出来的热气很快就在帽檐上结成了霜挂着,这趟本来计划9个小时的车程已经过去了17个小时还没到,天空乌云密布,没有星星,唉,一点都不浪漫。我和阿强花了一个小时,想尽了各种办法,搬来石头泥沙树枝填高车辙,当年车陷阿里的沙土中的经验全用上了,都无济于事。主要是这辆拖拉吉普车动力太弱了,只有等有车经过时把它拉出来。

 

怎么办?气温仍在下降,这样等下去不知道是否能熬得到天亮。我突然想起我记下了然乌镇平安旅社的电话,而然乌镇去年夏天刚刚通了移动电话,我连忙开手机,但没有信号。阿强说这里离然乌镇大概还有十来二十公里。于是我决定开着手机往然乌镇走去,也许翻过某一个山口就能收到信号,就能打电话看是否有车来救我们。其次是这里太冷了,我不愿意坐在这里等着啥都不做,而沿着公路走并不危险。

 

月明要跟我一起走,我一直在干活还不觉得很冷,她在旁边看了一个小时,只觉得手指的骨头都被冻得发痛,于是我们就一起上路了。虽然我们都有在高原徒步的经验,在珠峰和冈仁波齐转山都比这里海拔高一千多米,但很快我们就感觉不妙。本来青高原的氧气就只有平原的66%,而冬季的高原氧气更只有夏季的66%,此外严寒中徒步需要消耗更多的热量。刚出发时是一段漫长的缓坡,我们的体力在寒冷的稀薄的空气中消耗得很快,走了一段路后我们俩都几乎走不动了。

 

在这艰苦时刻,我知道我需要鼓励我们继续坚持下去,我开始跟月明讲故事,这是一个89岁的美国老太太的故事,她花了一年的时间在自己90岁生日前徒步从美国的西海岸走到了东海岸,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有一位记者采访她的时候问她是如何完成这么困难的一个壮举时,老太太说:"迈出一步是很容易的,所以我就一步一步地走到这来了"。是的,迈出一步是很容易的!于是我们俩牵着手每走出一步就这样鼓励对方。这样一步一步地继续向前走去,翻过一个小山口,路开始平坦,身体越来越暖和起来,同时也越走越轻松。

 

峡谷里很安静,没有一丝声音,严寒似乎把声音都凝固了,除了天微微有点亮,时间似乎也停了下来,看清楚了四周,我们俩像是误闯入这个停顿下来的冰挂世界中左顾右盼地往前走。这个情景此后一直深深的烙在我的脑海里,当我想起路就想起这个冰冷宁静只有我们两人牵着手前行的峡谷世界。

 

3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走出了峡谷,这时天刚刚亮,豁然开朗,我们看到一条石头公路小桥跨过小河,那边就是连绵的平房,我们走到然乌镇了!金色的朝阳刚刚照在那神圣的雪山之巅,完全冻住了的美丽的然乌湖就像一块翡翠被环绕的雪山轻轻地捧着,此时所有的疲惫都变成了兴奋!路是比较苦比较累,但当你看到这些别处没有的风景,当你经历别处难以遭遇的难忘经历时,这些时光都会成为自己生命中最美最难忘的一页。

 

后记:直到然乌镇,手机依然没有信号,原来是因为到了冬天水库结冰,小水电站就不能发电,移动基站就没有电供应。除了用柴油发电,当时整个然乌镇冬季都没有电,晚上都是烧腊烛。当我们刚刚走到然乌镇时,阿强的车也被路过的一辆卡车救了出来,此前他从油箱里取出汽油烧篝火取暖一直熬到那辆早起的卡车,几乎和我们同时抵达然乌,阿强很惊讶我们居然走到了然乌。

 

关于这次旅行:

2002年1-2月 腊月川藏行,从川藏公路南线入藏,在拉萨呆了三天后返穗,17天。

《装备及在广州购买地点与费用》

《费用及食住行信息汇总》

《出发前的计划书》

《日记(1)出发》

《日记(2)康定侃价记》

《日记(4)理塘不眠夜》

 

原文标题:2002腊月川藏行日记(5)——车陷然乌沟
原文地址:http://www.freeyu.com/post/507.html
© 版权声明: 除特别声明以及【地平线阅读】以外,挥雨@地平线 所有文章均为 挥雨 原创,并默认自由转摘。同时遵守 (署名-保持一致-非商业)。转摘请注明出处,并以超连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Copyright 2004